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潮汕文史

关于广济桥(湘子桥)的文化思考

时间:2010-01-28 10:45:00  来源:《世界潮商》杂志社  作者:黄继澍

潮州广济桥,俗称湘子桥,以其为独特的启闭式古桥,又重现明代桥貌向大众展示,轰动全省、全国,乃至海外,使潮州这一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更加声名远播。而实事求是地定位广济桥,使其更具真正的文物价值与旅游品位,是我们应注意的一个方面。为此,笔者提出几点想法,供谋事参考,请方家指正。

一、是否要提“几大古桥之一”
近期,从潮州本地到中央的宣传媒体,都对广济桥进行宣传、介绍,大大提高了潮州名城与广济桥的知名度。但据笔者能见到的资料,有一个提法似乎依据不足,这就是广济桥为“全国四大古桥之一”。
哪“四大古桥”呢?有些资料没指明,有些资料列举为赵州桥、洛阳桥、卢沟桥和广济桥。
河北赵县赵州桥,隋开皇至大业年间(581~618)建,单孔石桥,长50.82米,在世界桥梁史上,其设计与工艺之新为石拱桥的卓越典范。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(见1999年版《辞海》第2341页)
福建惠安洛阳桥,宋皇五年至嘉四年(1053~1059)间建,长834米,上有石狮、石亭、石塔、护栏及亭一座,是我国著名梁架式古石桥。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(见《辞海》第1110页)
北京西南郊卢沟桥,金大定二十九年至明昌三年(1189~1192)间建,11孔石拱桥,长265米,桥上有石狮485只,姿态各异,是北京现存最古老的石造联拱桥。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(见《辞海》第216页)
以上三桥,确为著名古桥,都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《辞海》均列条介绍。但《辞海》均精确地指出各桥的文物特点,却没称其为“几大古桥之一”。
广济桥始建于宋乾道七年(1171),堪称著名古桥,与以上各桥相比,其最大特点是“十八梭船廿四洲,廿四楼台廿四样”。所以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称“其中有一段,用船只连为浮桥,可以解开,让出航道,成为可分可合的活动桥,是我国桥梁史上的一个特例。”但他没说是“全国几大古桥之一”,而仅与四川珠浦桥、福建洛阳桥、江苏宝带桥、陕西灞桥等四座皆列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的古桥一起,以《介绍五座古桥》为题在《文物》1973年第一期上介绍。这几座桥中却没有卢沟桥和赵州桥。
综上所述,如未有可引证的权威资料为依据,最好不要称广济桥为“全国四大古桥之一”或“全国五大古桥之一”,这样既未能提高广济桥的文物价值,又会使外地方家异议或反感。尽管广济桥的“十八梭船廿四洲,廿四楼台廿四样”在全国可能是绝无仅有的。
二、于桥头立“洪水止此”碑
广济桥头立“洪水止此”碑,史籍有记载,且引出一段故事。
雍正《海阳县志·事集杂记》(第97页)的《广济桥石碣》载:“广济桥畔旧有大碣,镌‘洪水止此’四字,传为韩湘笔,故从前少水患。康熙年间,郡守张自谦建榷馆其上,为董工役所仆(应为),已连年大灾,撼城折桥。当事觉之,遍求不得,盖已为役盗鬻,石工琢来矣。”
张自谦深知有过。志载:“(康熙)五十九年(1720),水决东岸石墩,没者二。雍正二年(1724),知府张自谦倡绅士捐修其一,铸二铁牛列东西岸以镇之。”(光绪《海阳县志·建置略六》第4页)铸铁牛列两岸,是张自谦因毁“洪水止此”碑自责而补过之举。
然此碑是否毁灭,饶宗颐先生于民国25年(1936)的《广济桥志》中加按:“近岁重修凤凰台(据1947徐义六在《潮州文献汇编》中发表的《潮州名胜联话》,应是民国25年重修凤凰台),于近台基水处,得一缺石,篆书‘洪水止’三字,不著书者姓名,当即此碑。志谓为石工琢灭,殊属虚构。今石移置凤凰台下。”(《广济桥史料汇编》第40页)
而10年后,他在《潮州志·丛谈志》(林德侯分纂,《物部》第4页)中,又有记述:“按,《韩江记》云,失石所在,水遂上岸入城,澄海令张浦云(《潮州志·职官志》及新编《澄海县志·清朝时期历史知县任职简表》查未有此人)请乩仙,湘子降乩,复书‘洪水止此’一碣。《潮州丛著》云,近岁重修凤凰台,于近台基水处得一缺石,篆书‘洪水止’三字,不著书者姓名,当即此碑,今石移置凤凰台下。然则此碑岂所传韩湘笔耶。”这次说得更清楚:一是“澄海令请乩仙,湘子降乩之碣复为“洪水止此”(而据该文后引姚竹园诗,应有再补刻“洪水止此”一石),此为《韩江记》所言;二是“洪水止”之石确移置凤凰台下,此为《潮州丛著》所云。
有“洪水止”存碑置于凤凰台,引之有据,言之有证。但1999年复修凤凰台时,此碑无存。据黄伟中先生《凤凰台读史》(《名城胜迹》第212页)称:“凤凰台台基曾嵌‘洪水止(此)’碑,民国《潮州志·丛谈志》和1985年《潮州市文物志》(第4~30页)均有记载。然而,我问邱创平先生和凤凰台工地负责人,都说此次重修过程中,并未发现该碑。‘洪水止(此)’碑何时流失,现在何处,如今成为待解之谜。”
谜归谜,成谜更见其神秘性。笔者认为,那就重刻一“洪水止此”碑立于桥头,既现历史原貌,又使碑得失之谜的神秘感让人细品深思。这不正又从一个方面增强广济桥的文物品位吗?
三、于桥头立明姚友直《广济桥记》碑
对广济桥之独特,古人已大为推崇。明太史会稽姚友直早已有“来观者感曰:斯桥实江南第一”的赞语。
姚友直此语出其《广济桥记》。《记》中姚氏将建桥始末,是时桥的独特风貌,改桥名“广济”之意在“取济百粤之民”等,记述得一清二楚,是一篇脍炙人口的文章。茅以升先生在介绍广济桥的文章中,就四次明确引用姚氏《广济桥记》的文段,足见该《记》对了解明代广济桥风貌的重要性。为此,建议于桥头立姚友直《广济桥记》碑。请当代名书法家,如饶宗颐先生者重书。这样,既能让游人驻足品读碑文,增加对广济桥的了解;也能提高广济桥的文物与旅游价值。
四、有条件时于桥东建宁波寺
建宁波寺,对形成广济桥景区很重要。
宁波寺又称宁波祠,姚友直《广济桥记》有载:“仰韩阁之东,有祠曰‘宁波’,塑宁波神,以安水怒。祠之后,曰碑亭,四邑民献颂太守王公功德碑,列于两序。”
关于宁波寺,清康熙六年(1667)杨锺岳《重建宁波寺碑记》及道光庚戌(1850)黄钊《重修宁波寺碑记》有细记。饶宗颐先生于《广济桥志》中辑录并作考析。(见《广济桥史料汇编》第30页至36页)宁波寺历史悠久,杨锺岳认为:“考舆志,唐元和间,昌黎韩公愈来守是邦,鳄渚底平,鲸涛不惊,遂创兹寺。”黄钊则说:“按郡志,建于宋,不著年代。”而饶先生则考:“今以寺所祀二十四桥墩神推之,当创于广济桥既成之后,决非唐时所建。”见仁见智。但是宁波寺对于广济桥景区的作用,或许比广济门城楼更为重要。
如果建成宁波寺,从饶宗颐学术馆到天后宫、广济门城楼、广济桥、韩文公祠、韩师、宁波寺、宋窑遗址,一个以广济桥为重点、为中心的大型文物旅游区就自然地形成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第十六届国际潮团联谊年会特辑·大马潮商双城记
第十六届国际潮团联谊
饶宗颐获小行星命名
饶宗颐获小行星命名
李克强看望国学大师饶宗颐
李克强看望国学大师饶
第22届潮汕星河奖颁奖大会举行
第22届潮汕星河奖颁奖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